申博188服务中心

"圣战者"的暴力冲动从何而来?

来源:网站记者

日期:2018年9月20日

人究竟性善,还是性恶?行凶动武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能?神经生物学家解释再次发生暴力的根源。

在巴黎再次发生的造成129人丧生的恐怖袭击案,是在6个有所不同的地点几乎同时再次发生的。而黎巴嫩贝鲁特的连环爆炸案中,则有44人遇难。两次案子的受害者都不是故意顺位,而是车祸的恰巧。

这样的车祸消息我们几乎每天都能从新闻里听到:汽车炸弹发生爆炸、反击案再次发生、自杀性反击、人质遭处决等等。肇事者被看作"有病",他们同"正常人"不一样。

"侵犯性冲动"的神话

弗洛伊德深信暴力是人性的一部分,深信人与生俱来有一种"侵犯性冲动"。数代科学家对这个课题进行了研究。神经学家、医生、心理治疗家鲍尔5年前在他的为题一书中对无处不在的暴力以及根源进行了阐释。他对本站小编说:"大脑出狱暴力信号,否归属于人的最基本的自然属性,这一问题对神经生物学家而言非常最重要。"

大脑研究者通过试验希望必须说明,如果之前没有受到触怒而进行了侵犯的行径,大脑里的幸福系统否会启动。试验结果:对一般人而言,在没有原因的情况下接到侵犯信息,没有幸福系统的希望。鲍尔说,"大脑里的必要系统不会启动","能让幸福系统启动的因素,是我们成功地取得了采纳或者青睐。"

为取得坚称,宁愿做出故意不道德

鲍尔对此,我们人类有取得坚称的心愿,但它并非一定带来人们之间的较好关系,或是太平无事。有时恰恰相反,鲍尔说,"为取得采纳或某种所属身份,人类宁愿做出故意行径。"这一论点听得上去很矛盾,但却能取得科学检验。

大脑研究就此做出的解释,同社会学和社会心理学研究得出结论的结论不谋而合,即青少年投入暴力集团的爱人,是因为他们在这里感到被拒绝接受、心里很行事,他们大脑里希望系统接到大力兴奋的信号。

鲍尔说,这样一种机制在自愿离开了欧洲、投身圣战的青年男子那里必须仔细观察到。"也许有人会鄙视地说,都是些失败者。但一个社会不应该培育出有失败者。正是这些人参予极端的的组织的危险仅次于,因为在那里他们能感受到自身的价值。"

受到敌视同肉体疼痛产生同一结果:提高侵犯性

那些后来行凶的人,以前都归属于生活上的失败者。这并不是新发现。他们没有受到家长的悉心关照,在学校成绩不好,在社会上受到种族歧视。暴力行凶者的经历常常非常相似。

受到敌视和种族歧视的经验在大脑里是怎样反应的呢?具体的研究结果是:"在受到敌视和羞辱时,大脑启动的与疼痛一样,是同一块区域。"鲍尔解释说,"这说明,从大脑的看做,疼痛不仅指对肉体反击,同时也还包括受到敌视和羞辱。"

大脑研究者很清楚,疼痛是动用暴力仅次于的驱动力。也许这也是进化的结果,人类在危急时刻会不具备侵犯力是对自身的确保。而大脑将受到敌视和疼痛划入为同类,也能用进化论来解释:别忘了,我们的祖先也是社会的产物,被族群解雇,与被判处死刑并无二致。

鲍尔最后说,"因为疼痛是对侵犯性的最强性刺激,所以受到敌视的人或族群特别不具备侵犯性,也就不足为怪了。"

  1.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