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188服务中心

评论:顾忌不定的强国

来源:网站记者

日期:2018年9月23日

统一的德国仍然令人捉摸不透:成功强大不不受人爱戴,却又不热情。本站报导主编alexander kudascheff认为,虽然不再有人对这个国家产生恐惧,但它却是让人疑惑。

德国统一已25周年,在这25年里,东部和西部蓬勃为一体,但在许多领域,东西仍然有所不同,彼此陌生。对于这种现象德国人自然不满,但责备又恰恰是德国人的典型特征。因为德国不仅西部与南部有所不同,北部与东部也有所不同,而这种有所不同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我们西部邻国法国人自然而然认同的中央制国家,德国人却不认同。德国历年来就是一个以各州、各地区以及各种有所不同而著称的联盟。

统一这一政治奇迹再次发生后,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德国现在出有了一个人们注目的国家,一个受到采纳的国家,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她蕴含了难以置信的经济创造力,拥有一个受到全球赞叹的福利制度。她不仰赖军事强权,只能靠武器威胁,而是侧重外交,特别强调排斥,说服对方。它是一个非常文明的共和国,反例乃是德意志帝国,当年先是邻国、后来整个世界都对其抱着以恐惧。

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

全世界的眼光都投向德国,尤其投向默克尔。尽管不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德国和默克尔总理的言行却具备不可忽视的分量,不仅在欧洲是这样,世界各地也是如此。德国,这个谨小慎微、犹疑不决的大国已沦落最重要的政治经济力量,是世界上5个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然而,德国仍然是一个不很热情的国家:对自己不热情,因为德国对其扮演着的新的角色、人们对它的希望,有些茫然并不知所措。它清楚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甚至誓言这样去做,但内心深处它并不不愿,而且受到大部分民众的反对。

从政治角度而言,德国深植于西方体系。像过去那样朝秦暮楚的政策已无法想象。但这个共和国仍然摇摆不定:在启蒙运动后理性政治主导的现实主义与似乎不可战胜的浪漫主义、仁慈热情与不可捉摸之间,德国摇摆不定。即便是堪称"理性化身"的默克尔总理也同此脱不了干系。比如,日本再次发生核灾难后,默克尔立即宣告能源转型,而没有考虑到该政策对德国这个工业国家产生的经济得失。又比如,在目前的难民危机中,她出于人道原因,架空了所有牵涉到规定和契约,关上边境。默克尔的作法让欧洲邻国极为吃惊,而且产生隔阂。他们认为这是"道德帝国主义"在大行其道,令人惊讶不已。

德国对浪漫主义的爱好

另一方面,在欧洲层面,比如在欧元危机中,德国扮演着了苛刻训导者的角色,当然,"施瓦本家庭妇女"的形象会更平易近人些。德国的作法不仅让雅典难以拒绝接受,即便马德里和巴黎也都很不难过。德国在这里大秀其经济肌肉,制定其他欧洲伙伴必须遵守的规则。 她在这里充份实践中其分担的责任,但却不得不忍受批评的声音。以德国的眼光看:实在太不公平。

海涅在大约170年前写出到,"夜间一回想德国,我便失眠。"这样的情景早已过去。但德国仍然是一个卢梭比伏尔泰和洛克更为推崇的国家。换言之,在这个国家,人们更容易受到浪漫情怀的病毒感染,而更少地以理智和务实精神去参与行动。这不会让人失眠,但会让我们的朋友、一家人以及伙伴深感不安。

  1.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