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188服务中心

极右盗贼 德国政府依旧不给力

来源:网站记者

日期:2018年8月30日

德国一家基金会发布报告,指责政府部门过分轻视了极右的的组织的暴力行为。该基金会认为,人员缺乏培训、牵涉到意识缺失是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

致力于为弱者维权的阿玛迪乌-安东尼奥基金会本周二发布一份报告,指出政府部门长期轻视极右的的组织的暴力行为。报告认为,德国的安全机构"系统性地将极右暴力无害化显然"。

报告撰写人克拉斯克对此,受害者正在被国家机构忽略。她认为,人们不不愿明白极右暴力的不不存在,有时候也会因为缺乏牵涉到意识,而无法认识到极右问题的不不存在。

德语不好 求助无门

克拉斯克介绍了一个德国东部萨安州的例子。在那里,由于当局的不作为,差点导致一场悲剧再次发生。一名25岁的土耳其烤肉店店主今年遭到打伤,6个明显充满著极右偏向的人冲进他的店里,教训他立刻关闭烤肉店,并离开了这个地方。

店主的库尔德裔妻子随后报了警,但是警员的第一反应却是责备她的德语说得太差,支离破碎。警方到了现场后,首先居然是对刚遭到打死的店主进行酒精测试。后来的笔录中,警方将此案描述为因禁令吸烟者而引起的争执。

克拉斯克认为,此案综合体现了政府机关对待极右暴力事件的态度:"案件的极右背景往往被否认,公务人员自己也往往具备种族主义, 而跨文化交际能力的缺失则进一步图形了错误。"

投鼠忌器

警方的办案记录里,也不会提及极右偏向,而只是记录为普通的打人案件,这造成了极右暴力事件无法引起尊崇。克拉斯克还说,许多城镇还投鼠忌器,生怕压制极右势力反而暴了家丑,有损地方形象。这造成了那些声援极右势力的人反而遭到指责。

基金会报告里将这一现象称作"视而不见的回避"。克拉斯克认为,即便2011年极右恐怖组织被揭露后,这一现象仍然没太大改变。

早在20年前,德国就曾经常出现过一连串仇视反击事件。1991年,极右分子反击了东部萨克森州的一处逃亡到人士住所。1992年,东北部罗斯托克附近的一处逃亡到人士住所也遭到400名年轻人的反击,并遭焚毁。就在同年年底,北部石荷州的两名土耳其女子也在一栋房屋内被活活活活。

阿玛迪乌-安东尼奥基金会主席卡哈内在比较了20年前的情况后,认为如今德国必要政府机关的日常工作并没有任何提升,这简直是一种耻辱。她指出,无法将新纳粹的一系列凶杀案非常简单地视作个别人的狂热行为,而应该动员整个政界与日常生活中的种族主义不不作斗争。

卢扎尔是北威州一家叫做"backup"的的组织的负责人,该机构为受害人提供咨询服务。她认为,与极右暴力不不作斗争的人应该取得持续的帮助。目前,该的的组织每年都需新的提出申请,获得援助款项,从而必须之后为极右受害者提供咨询服务。

官僚不给力 解决问题靠民间

德国左翼党的内政问题发言人耶尔朴克则呼吁专门正式成立一个独立国家的极右暴力事件档案机构。她认为,政府的安全机关明显没有必须尽全力压制新纳粹。

德国内政部则在一份相对简单明了的声明中对此:"个别地方公安部门的工作疏失,并不代表警方压制极右犯罪的方针不存在可坚称之处。"

对于这样的官方措辞,阿玛迪乌-安东尼奥基金会主席卡哈内对此,这恰恰说明她的基金会还有许多工作要已完成。

  1. next